1
2
3
4
 關于我們
公司簡介
公司信息
組織結構
公司團隊
網站公告
翻譯資訊
常見問題
專業詞匯
行業規范
質量保證
合作流程
隱私保密
實習基地
人才招聘
聯系信息
  翻譯語種(筆譯)
  英語翻譯  德語翻譯
  日語翻譯  法語翻譯
  韓語翻譯  俄語翻譯
  英語口譯  德語口譯
  日語口譯  法語口譯
  韓語口譯  俄語口譯
  泰語翻譯  越南語翻譯
  意大利翻譯  西班牙翻譯
  葡萄牙翻譯  印度語翻譯
  馬來語翻譯  波斯語翻譯
  冰島語翻譯  老撾語翻譯
  丹麥語翻譯  瑞典語翻譯
  荷蘭語翻譯  藏族語翻譯
  挪威語翻譯  蒙古語翻譯
  拉丁語翻譯  捷克語翻譯
  緬甸語翻譯  印尼語翻譯
  希臘語翻譯  匈牙利語翻譯
  波蘭語翻譯   烏克蘭語翻譯
  芬蘭語翻譯  土耳其語翻譯
更多翻譯語種
     首頁 >>  關于我們>>  翻譯資訊
 


譯者、審校須注意的翻譯問題

發布者:上海翻譯公司     發布時間:2019-8-19

  1、譯名問題
  譯名問題應該是最受讀者詬病的問題之一。從質檢角度看,譯名差錯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前后不統一;一類是翻譯錯誤。今天主要談翻譯錯誤。譯名錯誤主要集中于人名、地名和術語錯誤。地名錯誤相對少一些,人名和術語在辭典規范之外,往往還要遵循“約定俗成”“學界通用”“社會通用”等原則,靈活性比較大,也就更容易出錯。
  a. 地名
  大多數時候,只要按照《世界地名翻譯大辭典》《外國地名譯名手冊》等權威工具書翻譯,就不會出錯。但有兩種情況需多加注意:一是同一個地方在不同歷史時期有不同稱謂;二是同一個地名在不同的語言中有不同的譯法。這時,就要確定譯稿所講的是在哪個歷史時期、哪個國家。
  有些譯名不那么常見,就要根據上下文來判斷。這里舉一個筆者在審稿中發現的錯誤。Bayonne,一指法國歷史城市巴約訥,一指美國新澤西州城市貝永。說來慚愧,筆者知識有限,一開始看到這個地名并未看出問題。因為不熟悉,就查了一下,結果一查發現了問題。原稿的語境是美國,根據上下文,應該指美國城市貝永,這里翻譯成巴約訥,已經算是知識性差錯了。除了花笨功夫多查之外,尚未找到發現此類問題更好的方法。
  b.人名
  人名錯誤在譯名錯誤中出現的頻率可能是最高的。首先,人名和地名一樣,都要遵循名從主人的原則。比如Charles,要根據所屬國家來決定是翻譯成查理、查爾斯、卡洛斯還是卡爾。筆者審稿時曾遇到把西班牙國王翻譯成“查爾斯”的情況。因為英語文獻中會把Carlos寫作Charles,譯者一看到Charles就想到了“查爾斯”。
  與之相關的還有與彼得大帝齊名的瑞典國王Karl XII,這個問題筆者曾與同事專門討論過,也查了一些資料。考慮到名從主人,以及其父名多譯作卡爾十一,翻譯成“卡爾十二”比較妥當。
  Carl在英語中會寫作Charles,所以實際又多譯作“查理十二”,時間長了,大家也就接受了。可見,除了名從主人,人名翻譯還有一個“約定俗成”的原則。
  如果辭典規范和學界與社會通用的譯法不一樣,往往首選學界與社會通用譯法。這樣的例子太多,不必一一列舉。只是何謂“約定俗稱”“學界通用”,這中間靈活性、可操作空間比較大。
  不同的編輯會有不同的理解,尤其是有些通用譯法不止一種,這時如何選取,很考驗編輯的判斷能力。領導常告誡我們,審讀某個領域的稿子,就要成為這個領域的半個專家。很慚愧自己尚未做到這一點,但下功夫了解該領域的基本知識,讀通論性質的著作和相關文章,確實必不可少。
  所謂約定俗成,即為大家用得比較多,往往在權威出版物和學術文章中出現的頻率較高。如果多搜集些資料再做取舍,想必可以避免很多錯誤。
  有一類差錯不是很普遍,偶然會見到,就是把人物頭銜錯當作名或姓,一般見于歷史類譯著。比如把Marquis de l'H?pital翻譯成馬奎斯·洛必達,這里的Marquis其實是“侯爵”之意。還有把Count(伯爵)譯成“康特”的。譯者想當然地翻譯,編輯不能稀里糊涂放過。這種錯誤如果留到最后,怪不到譯者頭上,只能怪編輯不認真、疏于查證。
  有一些譯名,原來約定俗成的譯法后來被認為是錯誤的,于是慢慢改過來。比如“查理曼大帝”,現在多數出版物已不再用此譯法,改用正確的“查理大帝”或“查理曼”。筆者多次看到有讀者評論說,一看到“查理曼大帝”這類譯名,就直接給這本書判死刑。可見譯名錯誤絕非小事,直接影響到讀者對整本書的判斷。
  外國歷史人物的名稱翻譯又較為復雜,需要編輯在辭典規范的基礎上,根據相關歷史知識、權威資料綜合做出判斷,絕不可掉以輕心。
  c.術語
  與人名、地名錯誤相比,術語錯誤較為單純。術語一定要采用該學科通用的規范術語,如果編輯對相關領域知識有一定了解,又肯多查資料,大多問題都可解決。少數實在解決不了的,也可求助專家。
  值得注意的情況是,外文為同一個詞,但是在中文中不同的學科有不同的譯法;或者原來是一種譯法,如今改用另一種譯法。理科著作中有不少這樣的例子。
  比如vector一詞,數學中稱“向量”,物理中稱“矢量”;還有projection,數學中多作“射影”,還有的學科稱“投影”。有時編輯為了統一,全部改為一種譯法,怕是不妥。哲學上的stocism,“斯多葛學派”和“斯多亞學派”兩種譯法都很多,也都為學界認可,像這種情況,只要全書統一即可。
  2、成語誤用
  相比譯名錯誤,成語誤用在譯著中似乎不大為人提起。可是筆者近來與同事討論,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譯者如果喜歡用成語,編輯可要留心,因為幾乎一用就錯,可乍一看又不容易看出來。
  用成語或者文言詞、文言句式翻譯外國作品,對譯者的英文和古典文學水平要求非常高,大抵只有少數人可以做好。中文寫作中使用成語尚且容易出錯,如今是要先理解外文意思,再找相應的成語對應外文意思,不管是外文理解有偏差,還是成語理解有問題,最后往往都會張冠李戴,用錯了地方,鬧了笑話。
  若是筆者從事翻譯,自覺若能老老實實用流暢的現代漢語將意思準確、清楚地表達出來,已屬不錯,成語、俗語是萬萬不敢多用的。編輯可提醒譯者慎用,審稿時若碰到,也要多加小心。
  以下是筆者在審稿或與同事交流中碰到的一些案例,貼出來供大家參考。
  例1
  阿倫特寫下這段話之后過了半個世紀,她的后繼者們又一次發現了政治恐懼那種振聾發聵的能量。
  “振聾發聵”在《現漢》中的釋義為:發出很大的聲響,使耳聾的人也能聽見,比喻用語言文字喚醒糊涂的人。也說發聾振聵。
  原文其實是說這種能量令人震撼,譯者用“振聾發聵”,顯然不恰當。
  例2
  有一位受人尊敬而且博學的詩人(他的作品汗牛充棟,我們都覺得這些作品值得贊美和作為交談的話題)……
  這是同事在我們內部學習會上分享的例子,很有代表性。“汗牛充棟”形容書籍極多,用牛運輸,牛累得出汗;充棟,即堆滿了屋子。大家似乎很愛用這個成語,經常可見書稿或封面文案中用“汗牛充棟”形容一個人著述豐厚,或藏書眾多。用在這里,乍一看好像沒有問題,但是如果再聯系上下文,可推斷這個詞用在這里過于夸張。文中只是說其作品比較多,還不至于“汗牛充棟”。
  例3
  這樣的書,真可謂出色當行、游刃有余、得心應手。這書內容十分博洽,而論述生動活潑、不拘一格,把嚴謹性和直觀性巧妙結合,深入淺出,使讀者有舉重若輕、左右逢源之感。
  這句話不是譯者寫的,是該書導讀作者所寫。這位作者是他那個領域的大家,比較喜歡用成語,兩句話里用了六七個成語。乍一看似乎一氣呵成,很有氣勢。仔細推敲,這幾個成語恐怕都有問題。
  “出色當行”應該是對成語“當行出色”的改用(這里插一句,最好不要亂改成語),指做本行的事,成績特別顯著,這里形容作者寫這類書比較得心應手,似乎也說得過去。
  據《現漢》,“舉重若輕”是指:舉重東西就像舉輕東西那樣。形容做繁難的事或處理棘手的問題輕松而不費力。
  “左右逢源”形容做事得心應手,怎樣進行都很順利。也形容辦事圓滑。
  這兩個成語用來形容讀者讀這本書的感覺,都不準確。其實作者想表達的意思很簡單,就是這本書的寫作方式生動、嚴謹,讀者很容易接受,有一種閱讀快感。不管是寫作還是翻譯,切忌堆砌成語。
  例4
  在公司的工作場所,恫嚇和窺視與虛假地肯定個人主義并存,害怕丟飯碗的雇員被迫處心積慮地表現出一種偽善以及自己對公司的忠誠。
  “處心積慮”指蓄意已久,千方百計地盤算,含貶義。這里仍然只是描述一種現象,且作者對雇員的處境持同情態度,可以選用相對中性的表述,如“費盡心思”“想盡辦法”。
  例5
  在我們最近的一段歷史中,幾乎每一個堪稱重要的事件都絲絲入扣地印證了孟德斯鳩的擔心憂慮。
  根據《現漢》釋義,“絲絲入扣”多用來形容文章、表演藝術等每一步都很準確,沒有絲毫差錯。其實,原稿中直接刪去“絲絲入扣”,絲毫不影響意思傳達。
  成語誤用,本質上都是沒有吃透詞意,又不肯查證導致的。成語往往都有固定的使用語境和固定詞性,不能望文生義。其實,在譯稿中出現的很多成語,用一般詞語代替,甚至直接刪掉,反而能更準確地傳達原文意思。因此要避免這類錯誤,除了多積累、多琢磨、多查證,還要謹慎使用,或盡量避免使用成語。類似的還有文言詞的錯用,比如用“同僚”形容一般的伙伴關系,或者用敬辭形容自己、用謙辭形容他人。
  3、隱性差錯
  一般的語言文字和標點符號差錯,只要多積累、多查證,大多還是能解決的。但譯著中的一些問題,如果不具備相關背景知識,或者只孤立地看一兩句話而不顧上下文,可能連問題本身都發現不了,更談不上解決問題了。筆者暫且稱這類差錯為隱性差錯,目前遇到比較多的是隱性知識差錯;因其不容易發現,稍不留神就放過去了,可能還會釀成笑話。以下列舉幾例說明。
  例1
  這句話中的“St.Augustine’s Africa”,譯者翻譯成“圣奧古斯丁的非洲”。乍一看好像沒什么問題,可是如果了解奧古斯丁生活的年代,了解Africa在羅馬帝國時期指羅馬在北非的行省“阿非利加”,就知道翻譯成“非洲”肯定是不正確的。這個錯誤也可歸到譯名錯誤那一類,不同歷史時期,統一個名詞可能有不同譯法,需要查證。
  例2
  他引用了十九世紀浪漫主義作家 M.H.艾布拉姆斯(M.H.Abrams)作品中的話:“浪漫主義的幻象構成了神學的世俗化”。
  筆者在初看時并不覺得這句話有什么問題,錯誤是偶然發現的。因為一向秉持凡不熟悉必查的原則,就搜了下 M.H.艾布拉姆斯的資料,發現他出生于 1912 年,屬于20世紀而非19世紀的作家,寫過論述浪漫主義的作品。再查看相關原文是“ Citing the work of M. H. Abrams on the Romantic writers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是指“他引用 M.H.Abrams關于19世紀的浪漫作家的作品”,與所查資料一致。
  例3
  和它一道收入其中的是一系列有名的關于約伯的故事的不同詩篇,包括了被刪節的喬叟的《學者的故事》和……
  這句話前面在講一首詩收在一本手稿中,這半句是說和這首詩一塊收入的還有什么內容。從這半句話中,可得出以下信息:1)除那首詩外,手稿中還收錄了約伯故事的不同版本;2)后面列舉的內容都涉及對約伯故事的改編(從“包括……”的表述中可看出)。
  可是問題就在于,喬叟的《學者的故事》內容與約伯故事并無關系。于是查原文對照,原文是“Together?with?its?companion?pieces,?notably?a?versified?version?of?the?story?of?Job,?a?truncated?version?of?Chaucer’s?Clerk’s Tale,?and…”。原來是譯者理解錯了原文,“約伯故事的詩體版”(versified?version?of?the?story?of?Job),喬叟的《學者的故事》節選(a?truncated?version?of?Chaucer’s?Clerk’s Tale),以及“and”后面另一本書,是并列關系,都和前文提到的那首詩一起被收入那本手稿中。而且version是單數,也從另一個方面佐證了這一點。
  隱性差錯比較隱蔽,但并非沒有辦法辨別。以上三例,如果知道相關知識,應該都不難發現問題。可是個體總會有知識盲點,除了第二例筆者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第一和第三例,要么只是隱約覺得不太對,要么干脆就不知道有問題。最后之所以能發現問題,無非是靠著三點:遇到不懂之處多查,遇到似懂非懂之處多查,再輔之以上下文推斷。
  4、中英文轉換
  中文表達習慣與英文有很大不同。中英文標點符號的差異,相關規范上都有說明,也有很多專家撰文講解,這里不再贅述,僅根據實際審稿經驗作幾點提示。對英文標點作中文化處理,是將英文句子轉換成中文表達的關鍵環節,處理得當,可以避免翻譯腔。
  a. 不可照搬英文分號
  有些外文句子非常長,一句話里常常有三四個分句、從句,有大量分號。這時可適當拆分原文句子,盡量用多個獨立句子表達原文意思;還可靈活運用括號或破折號,把插入語或者從句摘出來,讓主句更加清晰。
  b. 英文斜體、引號與中文書名號
  中文用書名號表示各種作品名,英文中沒有書名號,所以用斜體或引號表示。比較常見的如書籍、報刊等出版物的名稱和電影、繪畫、雕塑等作品名稱,多用斜體表示,翻譯成中文也相應地轉換成書名號。英文文章名在引文中一般是正體加雙引號,翻譯成中文時也要改成書名號。
  此外,船只、飛機、航天器、人造衛星等專名在英文中也以斜體表示,翻譯成中文時一般加引號,比如“伊麗莎白女王”號。另外,英文著作中出現其他語種的單詞或詞組,也常用斜體區別,有時易被當作作品名,翻譯成中文后加書名號,這一點值得注意。
  c. 注碼位置調整
  這一點比較容易被忽視,但是在審稿中經常會見到。因為翻譯時要照顧中文語言習慣,往往會改變原有的句子結構,或把長句拆分,或把短句合并,如此一來,腳注或尾注的注碼位置就要相應調整。如果沒注意到,就會標錯位置。
  除以上所列幾種問題,代詞濫用、連詞使用不當以及大家經常提到的句式歐化等問題,都值得拿來深入討論一番。其實,無論哪類差錯,要想避免,歸根結底還是要編輯平時多積累,勤于查證,時刻提高警惕,絕不想當然。

 

本文轉自網絡,僅供參考

 

 
返 回
翻譯公司相關翻譯資訊信息:
瑞科翻譯公司出席并主持語資網2019年貴陽會議  

同聲傳譯如何提高聽譯質量  

科技術語翻譯的原則  

翻譯中常見的問題  

關于德語專利翻譯的一些問題  

英漢同聲傳譯的五個基本規律  

瑞科翻譯公司
翻譯咨詢
點擊在線咨詢
瑞科上海翻譯公司
電話:021-63760188
021-6376010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號谷泰濱江大廈12層
瑞科南京翻譯公司
電話:025-83602926
025-83602369
電郵:[email protected]
地址:南京市紅山路88號常發廣場3號樓825-829室
 南京翻譯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鏈接 | 服務區域 | 網站地圖 | 瑞科翻譯(新版)
瑞科翻譯公司專注翻譯16年,是一家專業的人工翻譯公司,潛心打造優質翻譯服務品牌!
©2004-2020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歸瑞科(上海、南京)翻譯公司所有        滬ICP備09017879號-4
金库甜心电子游艺
500万比分直播网 香港六合彩现场报码 河南十一选五 宁夏11选5开奖 516棋牌充值中心 山西快乐十分彩派电子图 单机成都麻将血战到底 平特一肖极限公式 波克城市棋牌大厅 今日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679美人捕鱼 江西11选5任5一定牛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 燕赵风采排列7走势图